合肥少年团队斩获机器人RMRC项目的世界冠军

2019-07-23 11:21
  本月初,第23届机器人世界杯国际总决赛在____的悉尼举办。记者获悉,合肥市一支由青少年学生组成的,成员平均年龄不到14岁的机器人战队——合肥铁榔头机器人战队,代表中国与全球强队激烈对决后,摘得本届大赛RMRC项目的世界冠军。   RMRC项目是RoboCup国际总决赛项目之一,参赛队伍不区分年龄进行&凯发k8下载ldquo;对决”。在该项目赛中,参赛队伍不仅需要自行设计机器人,而且还需独立完成从机械、电路到软件算法的设计。比赛中,机器人需要在铺有杂草、沙石等模拟恶劣环境的路面上完成自动循迹、避障;识别高温、高二氧化碳区域;扫描对应二维码等一系列任务。   此次比赛,面对众多由国外高中、大学学生组成的队伍,合肥这支由6人组成,成员平均年龄不到14岁的战队在预赛、复赛中一路高歌猛进,决赛中,团队所设计操控的机器人,在任务完成过程中的精确度、时效性、灵巧性等多个考评层面皆取得高分,最终夺得冠军。   RoboCup创办于1997年,是国际机器人竞赛当中规模最大、含金量最高的一项比赛。此次RoboCup国际总决赛,共吸引了全球50多个国家,170多所科研机构和高校超过3500名的机器人科学家和研发人员参加。 2019RoboCup国际总决赛选手合影   ■马上就访   惊!冠军成员均“稚气未脱”   喜!小小年纪却“各怀绝技”   能编程、会装配、面对强敌毫不畏惧……这些平均年龄还不足14岁的少年,在此次RoboCup国际总决赛中,用行动和实力向世界展现出了创新之都青少年的科技风采。近日,记者见到了这群凯旋的“牛孩”,除了冠军的荣耀,他们的身上,更各有“绝活”。   14岁拿下“软件设计师”中级职称   说话语速极快,条理清晰简明扼要……虽年仅15岁,还操着些许童音,但战队队长吴欣扬已是一名机器人赛事的“老兵”。在他的身上,更能明显感到一股浓重的“理工”气质。“今年是我第三年参加机器人世界杯,取得国际冠军,我挺满意的。”在此前,吴欣扬已连续取得了两届中国赛的总冠军。   在团队中,吴欣扬主要负责机器人软件编程及电路设计的工作,堪称团队的“大脑”之一。为何能担此重任?实际上,在很多人眼中,吴欣扬是软件领域的一个“天才”,他在小学期间,接连通过了全国计算机1~4级的等级考试,达到了计算机专业大学水平;2018年,14岁的他顺利拿到了计算机技术与软件专业技术资格证书——“软件设计师”中级职称,这一通过率并不高的考试,通常也是大学毕业生的“天下”。   面对诸多超越同龄水平成绩的取得,吴欣扬显得很淡然。“我没有觉得特别用功和努力,主要是兴趣吧。很小的时候我爸爸就带我接触过这些,我喜欢上后,就‘一发不可收拾’了。”实际上,吴欣扬是一个“科二代”,他的父亲吴斌从1995年开始,就在合肥“科学岛”上从事“小太阳”装置的相关理论研究工作。“他小时候我就常跟他讲一些科技知识,带他看科普节目,让他接触一些科技类的玩具等。”吴斌表示,孩子渐渐迷上了软件设计开发后,总是自己用课余时间在网上查资料、学习、报名参加比赛,“我实际上不太懂编程,主要是在前期起到了些引导的作用吧。”吴斌说。   这个暑假,吴欣扬还在自学计算机专业的自考课程,他表示,目前专业课程上自己已胸有成竹,接下来要主攻基础的数学、外语等课程,争取能在明年取得一个大专水平的成绩。“学无止境,技术进步得很快,我也要进步。”吴欣扬说。   古筝十级,唯一女将爱“红妆”也爱“武装”   在机器人战队“男多女少”的情况下,唯一的女将丁语瞳格外引人注目,13岁的她总是挂着一张笑脸,比起“布娃娃”,她更喜欢机械感十足的机器人。“通过自己的设计和想法,让这些机器动起来,我觉得更有意思。”在本次比赛中,丁语瞳主要负责机器人突发情况的机械修补工作,而这份工作填补了她此前心中的一些“空缺”。   “因为我进队时间较晚等一些原因,在前期的设计、升级工作上参与的没有队友多。”丁语瞳表示,这样的状况一度让她有些气馁。然而,在本次比赛中,面对机器人临场出现的一些问题,丁语瞳用自己的细心及能力,及时修复了机器人在操作过程中出现的问题,使团队后面的比赛能够正常进行。“看到机器人顺利完成比赛时,我很有成就感,也体会到了在团队中的价值。”   “有人认为女生不擅长研究机器人,但我不觉得。”凭借着坚持和喜爱,从2016年开始,丁语瞳已屡次取得机器人华东赛与中国赛的多项大奖。爱“武装”也爱“红妆”,除了机器人,丁语瞳还很喜爱古筝,并已考过了古筝十级。虽兴趣广泛,但丁语瞳的学习成绩一直在班级名列前茅,“有时候的确会面临着‘多项任务’的压力,自己也会有些烦躁。”丁语瞳表示,遇到这样的状况自己会选择向父母倾诉排解,再合理进行规划,宁愿挤时间也不会放弃。“比起休闲娱乐带来的短暂愉悦,我更喜欢经过长期努力获得的成就感”。   团队“小___”不卑不亢争合理利益   “许多复杂繁琐的问题,都可以用程序快速简单地解决。”今年13岁的范佳楠,多年前一次偶然与机器人的接触,让他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加入铁榔头战队后,从最简单的部件组装到如今的编程序写代码,范佳楠一步一个脚印,逐渐从一个爱好者走向了专业的领域。   “前几年比赛我拿了华东区和中国赛的亚军,这次,终于尝到了总冠军的滋味!”笑起来一口白牙,范佳楠的言语中依然充满着喜悦。除了参与机器人的研制工作,热情开朗的范佳楠在团队中还充当着另一个重要的角色——小“___”。“他胆子很大,英语也好,比赛中许多需要和现场工作人员交涉的事情基本都是他在负责。”队长吴欣扬说。   此次在____的比赛中,就出现了这样一则“插曲”。在所有参赛队伍已经进行了2轮的任务之后,裁判突然对机器人识别二维码这一项任务的分值产生异议。随后,裁判组让每队出一名代表,共同商讨减少该项任务分值的事宜,范佳楠自告奋勇。   “我认为这是不合理的。”范佳楠表示,一方面,规则既定,临场改分不公平;另外,所有队伍已经比完2轮,改分会对各个队伍的策略战术等产生很大影响,包括铁榔头战队。商讨中,范佳楠____,全程用英文向裁判表达了自己的观点。最终,裁判组维持了原有规则,铁榔头战队也得以继续自己的策略。“这肯定不是我一个努力的结果,但表达出我们的合理诉求和观点,是我的责任。”